我们不可能理性地信任意志,因为意志是个十次中只有一次才奏效的“合理的”策略。更应该孤立决心,中止决心,然后让自己在决心面前溜走,就像被空气吸走一样,不考虑原因和后果,让自己被决心所需要,可以说向决心让步。决心于是变得像一个自行实现的预言。
——《冷记忆:2000-2004》

2018.09.28

总的来说,任务基本达成,5月通过了哈工大SCIR实验室的面试后,9月也终于通过了哈工大计算机学院的预推免(所以8、9月发的三篇不是很硬的博文也是为此做的准备),没有意外的话,今晚在系统上填好,研究生生涯就此确定了,有学上了!

说起来,从语言学转向自然语言处理,这是我大二开始的愿望,如今竟然真的实现了,竟然真的有些恍然了。不过,我被实验室看重,也是因为自己的语言学背景(很大程度上是本科背景比较好吧),被拉到实验室也是做“语言资源建设”方向的研究,但是从实际操作性来说,我觉得这是一个从语言学迈向NLP的一个很好的起点,因为一开始步子并不需要迈很大,走得踏实才能走得开阔。

这一路走来,受到很多人的帮助。一开始想着能去北大计算语言所,但是成绩不够,后来想着申请国外的项目,成本虽高,但是爸爸也是拿出了砸锅卖铁的决心要供我上学;准备途中,又得到非凡哥指点,知道了哈工大SCIR实验室招生的消息,于是顺藤摸瓜就签了实验室的卖身契,接着暑假里又在导师和师兄的帮助下完成了项目,增长了项目经验后成功渡过了9月推免的面试难关。

但是我自己依然清楚自己想要什么,以前希望硕士毕业后就快快工作,现在竟萌生出一点别的念头,希望能够在学术上走得更远一点。同时,也清楚自己目前的实力到底有多弱,虽然身旁的人总会惊叹我从文科跨转到工科,但事实我很清楚自己和一个普通的工科学生的差距有多大。

在面试时,我向面试的老师承诺,我一定会好好利用大四的时间去缩短自己和其他同学之间的差距,但是事实上自学需要极大的自律和决心。之前都是东一锤头西一榔头地乱学,现在也该成系统地好好学学了。(所以强转系列要开始系统性更新了呢!


2018.09.29

遗憾。因为一些奇怪的原因,被调剂到了软件工程的专业硕士,但是老师说还是一样的培养,依然做自然语言处理方面的研究。只是我看到培养方案上的那些课程名称,不仅涉及到NLP的课程很少,我兴趣寥寥,而且也让我压力很大,非常担心自己会挂科。我只是一个弱小无助的文科生啊……

好不容易向NLP迈出了一大步,可千万不要跑偏了啊。我的心中还有梦之队的小小梦想呢……


2018.10.07

从推免结束,到国庆节,打算把暑假里少休息的日子挪到这段时间来放松娱乐了。国庆提前回了乡下,暑假里基本在上海呆着,终于回了家,有一种放纵的快乐,以及局促的不安。

从去部队服役的弟弟那里拿来了他闲置的6p 64g,但是我早已经熟悉了16g的小6(16g用了3年多,简单生活使我快乐,含泪微笑.jpg),所以并不打算把它作为自己的主力机,但是因为自己已经有个pad了,所以6p的地位就很尴尬。我下载了一些娱乐软件,只放在床头,在中午午休和晚上睡觉的时候娱乐一下,但是这样大大影响了我的睡眠……所以打算下次回去的时候把它交给爸爸。感觉果的质量真的不错,用了这么些年,只有一些些的卡顿而已。

另外,哥哥给我寄来了switch!!!拿到手后我玩塞尔达玩到机子没电才收手,随后我就把它收到柜子里了……还没有自律到这个份上,就人为减少一些这样的人性考验吧,😭……

然后最大的放纵大概就是入了《我的英雄学院》的坑,怎么讲,都是二十出头的人了,理论上很难看进这种热血少年番了,但是这部作品真的很让人动容,让我恍惚回到初中为海贼而热血的中二时光。仔细想想,大概是男主这个“他人赠与的能力”的设定戳中了我吧,我同样也是,靠着别人的善意一步一步走到现在的,看到出九在得到他人帮助的同时努力前进的样子,我自己也充满了斗志,然后就熬了好几个夜追完了两季(好像不是应该把斗志花在看番上,扶额)!

2018.10.12

昨天上课期间,导师发来消息询问周报怎么没发,吓出一身冷汗,因为推免之后就顾着娱乐了,然后只是在跟进数学的学习,计划内的其他事情还没有学起来。吓出冷汗后,晚上就做梦,梦见已经去了哈工大,开组会的时候一个不认识的师兄诘问我“除了做语料库你还能做什么?”我无言以对,无力反驳又莫名委屈,被吓醒之后又颓到不想起床,于是又睡回笼觉,最终的结果就是,早饭也没怎么吃就去上文学史的课了,课上自然是听不进去的,只是无目的地浏览网页。

然后看到知乎一个同学去的爱丁堡的SLP的项目,英语本科,读了一年出来在亚马逊语音部做研究人员,于是又不禁想,如果哈工大没要我,说不定也去那里读了,那个项目是为编程基础弱的同学而设,去那里读,周围都是和我一样菜菜的人,会不会更容易呢?而哈工大软工里的同学,大多数基础肯定比我好啊,于是焦虑,焦虑中又怀疑起自己的决定,怀疑后又用以前的话劝慰自己,“不用去猜”,未来会来。只要能够熬到毕业就好了吧!但是自己又不想仅仅硕士毕业去当工程师,还希望在学术的路上再走远一些,可是又想到国庆里和爸爸谈这件事时他的紧张,毕竟读博不是一个简单的决定,现在的想法也只是我这种无知者的勇气而已吧。

也许是7月8月9月给自己强行打的鸡血太多了,现在渐渐开始“醒酒”了,又或者是,我本来就是易颓易燃的性格,不过,正常人类应该都是这样的吧,哈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