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7月15日是我唯一拥有35个小时的一天,从未出过国的我自然也从未幻想过踏上加拿大这片土地的时候是什么样的情景,只记得我们这些异乡人一下飞机,便是满心欢喜,仆仆风尘也撂在身后。我们匆匆坐上前往UBC的校车,一边看着沿途可爱而别致的乡村小房子,一边期待着UBC的校园将会带给我们的惊喜。而生活的面貌总是温柔中带点玻璃的尖刻,只有真的到了异乡,才会知道自己以前真的是被保护得太好了。

(一) 第一次看海
我的家乡邻近黄海,我见过海,但是去过的都知道,泥沙混杂,海也是浑浊的褐色,实在没什么好看的。在来UBC之前,就听说有一些宿舍是天然的海景房,可以从窗边将浩瀚无边的大海尽收眼底。而我们竟然真的十分幸运地住进了海景房,甚至可以从厨房的窗户那里看到夕阳被大海吞没的壮丽景观。
趁着还没有正式开始上课,同行的子仪说,“不如我们去看海吧!”
于是,便去看海。

UBC有一个著名的wreck beach,本来应该从route 2 下去,但是由于我用导航带错了路,结果从route 4下去了。没有沙滩,海浪竞相奔赴往岩石,碎成果冻一样,带着大海宁静腥香的海风吹来,前一刻误入歧途的惶恐之心也渐渐平静下来。我们小坐了一会儿,根据偶尔路过的游人的指引向前行进,走在横躺着的树上,走在层次摆布的石头上,我们享受着小心翼翼的惊喜。到了海滩,害羞地把太阳镜带上,把脚埋进沙子,我觉得自己可以呆上一整天都不会厌。

(二)第一次主厨
我在家里的角色主要是洗碗的,到了UBC起先也是这样。大厨子仪负责煮菜,我负责刷碗。我们买来了酱料,买来了咖喱、米饭和蔬菜,在发掘了华人超市后,我们又淘来了麻婆豆腐佐料包、鱼香肉丝佐料包,子仪起先也沉浸在料理的乐趣之中,但是后来学业难度越来越大,她有时也会任性地瘫在床上,建议说还是吃汉堡省事好了。于是我不得不自己下厨了,我原先擅长两个菜,番茄炒蛋和番茄蛋汤。自己下厨做荷兰豆的时候,甚至没有意识到要先把茎去掉这件事。最后的结果也可想而知。以前一直以为其实自己也是有所谓的厨艺天赋的,可是实际是我实在是低估了做菜这件事了。看着锅里的粥由分明可见变成粘稠晶莹的样子,不仅感慨厨艺真是时间的魔法。这样的情况多了以后,我也学会了用微波炉20分钟煮出不输给电饭煲的米饭来。即使后来森林火灾的烟雾拉上了海景的帷幕,但是吃上自己煮的饭,依然有一种心安的感觉。
生活没我想的那么简单,也没我想的那么难。

(三)第一次正式接触NLP
是时候来说说在UBC的学习了,我所选的是Art Package G -Computational Linguistics:From Search Engines to Social Media 这门package的人数一共只有20人,可见有多小众了。但是这门课对我来说意义重大,我参加VSP项目绝大部分原因也是因为因为这门课。我本身是中文汉语言专业,非常希望接触一些自然语言处理的知识,但是在国内的时候还一直只是有所了解,缺乏具体的实践经验。而在UBC的学习,可以算得上我与NLP的第一次的正式接触。上午的课是讲授使用Python对语言进行一些处理,下午的课则是针对自然语言处理教授一些语言学方面的知识。客观地说,上午的课干货较足,而且有趣的是每次老师让你准备quiz,他都会在原定好的quiz当天以“这才是你们的第二周就让你们周一考试会毁了这一周的”这样可爱的理由将quiz推延一天。下午的课,我觉得更像是面向语言学爱好者的一些科普性质的课,我所能学到的新知识不是太多的,但是我尝试着用蹩脚的英文在老师说汉字是象形文字的时候解释了一同汉字形声字的主体性,这对我来说也是一次非常有益的尝试。知识,只有用起来才是属于自己的。我对课程还是比较满意的,在我埋头debug时也许别的比较水的package的同学在外面浪,虽说娱乐固然无可厚非,但是开拓眼界的同时也不能忘了拓展深度。

(四)第一次海外庆生
在UBC的30天里,除了学业上的收获外,我最大的收获就是在课程里结识的一群志同道合的好友。还记得其中一人正好在UBC过生日,于是我们便去华人餐馆点了几个菜到宿舍里给他庆祝生日,虽然大家没有矫情地唱生日快乐歌,但是大家围在一起吃饭、聊天,明明只是几天的新交,却像旧识一样熟络。和复旦外的同学交流,理解他们的大学生活,理解他们对于问题的理解,有时候能够突破自己的局限,能够知道自己到底在全国大学生这个整体中到底处在一个什么位置上。我还和一位俄罗斯的小姐姐交上了朋友,有幸成为她第一个微信好友。在加拿大一个最大的体会是,人与人之间都非常的有礼貌,大家会把感谢挂在嘴边,也许是在这样的环境中,我们更容易走近彼此了吧。

写到这里,发现自己还有好多的第一次没有列举出来,第一次逛市中心恍如漫步南京东路,第一次喝Tim Horness 的ice cold好喝到爆,第一次看海边烟花秀,第一次hiking,第一次见雪山,第一次和人一起趴在床上看电影……

我有太多的第一次留在了温哥华,我希望再见面时,那些第一次们又会慢慢浮上记忆的水面,那些让人嘴角上扬的美好如故,那些让人感叹的辛酸和念家如故,但是一切都被时光打镀出最坚硬清透的釉层,所有细节,历历在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