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第十一周是2017.3.13-2017.3.19。
本周的关键词是UBC面试、百团和支教众筹。

UBC面试

本周三去参加了UBC的面试,本来以为就是交一下材料,结果到了面试地点听说要英语群面,又突然开始紧张。强行让自己冷静下来却发现轮到自己回答的时候完全说不上一个完整的句子。面试结束后,失落地觉得自己落选了,想,啊那就算了吧,暑假去找一份实习也很好啊。可往往这个时候,我总是无法说服自己的,现当代课也不想去上,径直走到光草,在那里晒了一节课的太阳。对英语突然产生了莫名的畏惧和恐怖,然后将责任推卸到江苏的应试制高考上。可,明明已经是大二的学生了,再谈高考,总归是幼稚的。是我太弱了。
下午5点,刚定了一个平时舍不得吃的死贵的外卖安慰自己,一同面试的同学便发来信息,告诉我过了。
一时间开心得不知如何言语,我迅速回复她“气!早知道不点这个外卖了!”
不过从某种程度上说,这种有落差的「得到」也是好事吧,至少让我知道我真的需要为枫叶国的那一个月做好准备。

百团

百团前夕打算办一个故事接龙的活动,但是现场却没有人来玩……所幸最后招了20几个新社员。这个星期在社团上花的时间特别多。一是招新,二是公益众筹,三是基金会那里。不过众筹已经进入到了后期了,而基金会那里也可以渐渐进入正轨了。而上个周六面试差不多敲定了社长人选和下任支教队长,非常欣慰。

支教众筹

从寒假开始筹备,到现在正式推出,但是反响似乎不是太好的。200多阅读量,结果只有牛文君学长一个人捐了款。开始对大学生公益失望了,当我开始用「学分」来吸引大家的时候,这条路似乎已经走到头了。为了尝试公益而进行的公益,为了获得某种附加利益而进行的公益,为了作为cv上一个「公益心」的证明,大家对公益所持有的那短暂的热情,是那么的脆弱。

中国人不是没有公益的传统,而是在这个略微畸形处处讲求利益的地方,很多东西都消逝了。或者世界就是朝着这个方向去发展的,没法。

其他的事

看了GQ对咪蒙的报导,觉得如果自己想借着文字生存的话,保不准真的会做出类似的事情来。因为怎么说呢,群体看似是非理性的,其实他们的每一个选择都是理性的。咪蒙能活,这是群体理性的选择。咪蒙给了他们喜欢的或者嘴上憎恶但是内心喜欢的东西,当这个世界充满「你会变好的」那样劣质的鸡汤时,咪蒙告诉你「这都是那些贱人的错」,就好像每个人小时候失败了都希望有人来帮着自己骂别人,「这是他们的错」,所以「不是我的失败」,以此来逃避自己的失败,自己的懦弱以及愚蠢,咪蒙不过讲出了他们在承受着巨大压力和痛苦的时候最想听到的东西。10万+的阅读量就是他们内心发出的附和的声音,「是啊,你说的没错!」。
也许GQ所说的,咪蒙自己说的可能自己都不认可,可是已经被推到这般地步,她无法不成为「大家期待她所成为的咪蒙」了。正如一首歌唱的「白色,是自己弄脏的」,尝到收智商税甜头的咪蒙也无法再回头,只能在她杂乱的办公桌前翻看各色各异的评论。也许她还会舒口气,感谢那些骂她的人让她的过气期来得又晚了一些。


这周的时间分配给学习的太多了,导致很多学习笔记没来得及整理,要抓紧时间补上。
以及,「应用语言学」和「语篇语言学」的期末论文要真的动手准备起来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