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年第四周是 2017.1.23-2017.1.29
本周的关键词是 爬虫、聚会、春节和情感重整

爬虫

1月23日还未返乡,所以在家里学习了爬虫,跟着视频进一步地理解,用OneNote整理了笔记,需要将学习笔记进行进一步的更新。

聚会

和好友左坐在大如东的星巴克畅聊一下午,非常开心。

春节

一直在乡下,没有网,只有电脑,便发现自己能做的事情太少(这也是为什么第四周周记发得晚了的原因)。大部分时间用来刷剧,看了《Leagle High》《七月和安生》以及《黑处有什么》,《驴得水》看了一半弃了。除夕夜晚上一家人去吃年夜饭,我喝了两杯米酒,虽然理智尚存,但是感觉却变得迟钝了许多。以前生恨父亲喝酒,如今才明白喝酒的妙处——米酒上头的时候,平时最沉重的大脑陡然间轻松了,那些平日里不停运作的部件终于有了停下来休息的机会。但是上头时光是短暂的,大概半个小时之后便重新回到现实当中来。

本来照例是要看春晚的,但是糟糕的舞美,笑点奇怪的语言节目让我悲伤地关上了电视。前阵子语言学群里他们常常约着打麻将,于是我便下了一个欢乐麻将,百度百度就上手玩了。约上LLQ、CZY、YX三人开了好友场,没想到竟然连套路都不清楚,全凭感觉的我竟然赢了他们。LLQ甚至在朋友圈捧杀我……不过确实让我很是得意的。

大年初一,我帮着家里贴了新符。和哥哥见了面,他明年毕业了后大概来上海工作,以后我在上海也算有一个亲人了。初二二姑妈来家,大家热热闹闹地吃了火锅。初三家里办酒,弟弟将自主招生的自荐信的任务托付于我,本来我是不大赞成他去这所学校,可是阿姨平日待我很好,于是便要尽力帮忙,可是我这人,若是做起不情愿的事来,热情和积极性便是寥寥。只能分做每日完成一点的任务。

总的来说,这个春节比起去年过得愉快多了,因为某些东西想开了,所以分歧变少了。把一些东西看淡了,真正珍视眼下的现实才能获得幸福。

情感重整

1月29日早上6点多醒来,觉得自己确实需要把关系和他说说清楚,于是10点发了一条告别宣言。晚上他自己说「闹心」,结果却是扯家里的事情。接着用5段话进行了阐释顺便给我发了一张好人卡。虽然结果是这样,但是意外地让我更安心,好像如释重负。「朋友关系」确实会比「男女关系」更为长久,其实这样也很挺好的,产生好感是交往之中必然会发生的东西,而好感的消失或是升华也是必然。在很多情况下,我们是不愿意冒险去追求那么剧烈不稳定的东西,而是进入一个更稳定,更平衡的状态之中来。这也是新年的重新出发,也是我情感的重新整理。

男性和女性思维之间必然存在的差异需要正视,并且从这件事上也可看出21岁的我身上仍留存着「玛丽苏」的病灶。如何成熟,如何将自我放在与他人对话的正确的位置上,是21岁的我的成长目标。

而「无法忍受模糊状态的亲密关系,在情愫萌动的时候迫不及待地去寻找答案」,大概是我一辈子都改不了的顽疾吧。

其他的事

发现一个非常棒的关于认知科学的公众号「神经现实」,他们在「十五言」也有开辟相应的专栏。他们所翻译的东西我都挺感兴趣的,还是挺想加入这个团队的呢。
神经现实传送门


《逃避虽然可耻但是有用》已经追完,最后的结局更加贴近现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