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7.1.3第一次更新
2017.2.25第二次更新
《中国文学史新著》更偏向于专著,本人整理主要为应试,所以没有(中)和(下)的梳理,敬请见谅。
本文是基于原书的梳理,未经许可,禁止转载。

上古文學

上古文學概說:

  • 重視群體而抑制個體
  • 重實際而輕玄想
  • 注重具體和感受
  • 我國文學的自發階段和異化的濫觴
    • 自發階段:
    • 上古時代嚴格意義上的文學作品只有《詩經》和《楚辭》
    • 《詩經》內容上都是一般的日常生活現象的描寫,部分虛構,但是在抨擊違背群體利益的時候非常激烈。
    • 《楚辭》屈原作品在根本上雖然重視群體,但是又時時強調自己的獨特,所以被班固譏為“露才揚己”。特色是熟練地使用象征的手法。雖然是抒情詩,但是對於對象的描寫有了顯著的成就。屈原的作品繼承了《詩經》的比興手法等長處。宋玉的作品在總體上雖然遜色于屈原,但是在對對象的客觀敘寫方面有了很大的進步。
    • 諸子散文里的《莊子》和《戰國策》不算文學作品。《詩經》和《楚辭》雖然是文學作品,但是不算是文學發展的自覺階段的產物。
    • 因為文學的基本功能是給予讀者美感,但是當時的作者對於文學的性質和審美功能以及實現途徑都沒有明確地把握。所以這不僅僅是作者的觀念的問題,更是實踐的問題。在實踐上,基本上都是直接描寫,即使是一些優美的具有至關性的詩歌,也是作者將感動自己的具體情境具體地移植到詩中。再創作的成分是非常的少的。所以《詩經》中的一些詩即使符合文學特性,但是他們並不是出於對於文學美感的追求,而是文學發展自發階段的產物。
    • 在認識上。一類是把詩歌作為輿論,發揮批判的作用。一類是強調詩歌的抒情性。抒情性又可以分為兩類,一類是希望把自己的感情告訴別人,獲得別人的理解,還有一類是為了得到自己心裡上的平衡。
    • 為了達到這樣的目標,先秦時期的很多的詩歌在表達上常常注重具體而避免抽象,直觀性強,使用大量的比興手法(比,更好理解,興,讓事物顯豁)。有時候這樣的文章缺乏美感甚至根本不能打動讀者。所以不是文學的特性的完整的準確的體現。
    • 另一方面,為了傾訴自己的情感,所以會使用象征的手法。但是可能會想到什麼說什麼,不能將情感準確完整地抒發,削弱了感動讀者的成分。
    • 總之,這一階段作者寫作主要是為了抒發自己的感受,尚未出現對美感的追求。
    • 異化的濫觴:

    • 為某些儀式而作詩,詩人奉命完成任務,不是基於真實的情感。
    • 通過對《詩經》的牽強附會賦予《詩經》並不存在的道德、政治內容。從而將它作為詩歌必須以道德、政治為出發點的示範。這實際上是把《詩經》當做政治、道德的工具來看待。漢武帝獨尊儒術之後將《詩經》被作為詩歌的典範,這對於詩歌的規定就更加具有普適性了。
    • 當然,正如魯迅所說,文藝作品並非不能用作政治宣傳,但必須是“自然而然地從心中流露出來的東西”。但是詩歌被要求作為政治、倫理、道德的工具時,就不可能再成為這種自然而發的東西。這就是文學的異化。(“發乎情止乎禮”的政治要求)

文學的起源和中國早期的神話:

  • 早期神話傳說:
    • 人類神話傳說不是文學但是含有文學成分。原始神話反映的是人與自然的矛盾。和自然災害有關的神話很多。
    • 神話里的神有兩個特征:一、除個別外都是為民除害的英雄,不計較個人的得失。二、中國神話對於既存的秩序持肯定態度。
    • 中國神話里滲透了重群體而輕個體的意識,這種意識和既存秩序相連。
    • 中國神話不發達——沒有匯集,日漸散佚,不能形成譜系,描摹不具體,矛盾不突出。——重實際而輕宣洩。

西周至春秋時期的詩歌:

  • 《風》:風化、風刺。(☜毛詩解)“民俗歌謠之詩”(☜朱熹解)
  • 《雅》:“正”“言王政之所由廢興” (☜毛詩解)王畿所在地作品,故為正聲(☜《荀子》解)
  • 《頌》:對統治者的頌歌。
  • 《詩經》為魯國人所編訂——《魯頌》
  • 到了漢代,經學的研究者分成了今文經學和古文經學兩種。“三家詩”(《魯詩》、《齊詩》、《韓詩》)就是今文經學,但是已經失傳。《毛詩》流傳至今,是古文經學。
  • 但是無論是今文經學還是古文經學,《詩經》都是被用作政治、倫理的工具。“賦比興”成為表現政治內容的手法,這樣,“六藝”就成為促使詩歌成為政治、倫理服務的一項完整的規定。

西周前期的《風》詩:

  • 抒發生活感受,有的非常簡單。僅僅是某種情緒的抒發,有的設計到人們的痛苦遭遇,傾訴了由此萌發的較為複雜的情感。表達直觀,在一定的環境中吟唱有感覺。
  • 《東山》:情景配合;心理描寫;“比”的手法的運用。
  • 《草蟲》:點名時間;與第二章呼應;時間流逝;以景襯情;象征;興——托事與物

西周前期的《雅》《頌》:

  • 這些詩歌是要在一定場所使用的,所以派人按照專門的目的寫出來。
  • 歌頌祖先:將讚賞蘊含在對事情某些環節的誇張、渲染當中。
  • 特點:
  • 這些詩具有明顯的政治、倫理內涵。
  • 大量使用比興,形成了一種與詩人的情感頗為協調的氣氛,增加了詩的直觀性。
  • 含蓄委婉的表達方式。

西周中後期的《風詩》:

  • 個人色彩有所增加,個人的生命意識開始萌發,從個人出發的抗議也開始出現。 好樂無荒 情感激動下表達雜亂

西周中後期的《雅》詩:

  • 西周中後期政治危機現實出來。《采薇》為了群體利益承擔這一切
  • 在厲王和幽王時代出現批判時政的詩。除個別作品,它們都是從維護周室的統治出發,依據傳統的政治觀和道德觀,對於朝政的混亂,舉措的不當以及周王統治集團中某些不顧及大局的人的言行提出批判,並且表示自己的憂慮。

《詩經》中的東周作品:

書寫日常生活的感受
- 在題材上面有所突破。較西周增添了美感,個人感情也更加細膩。
- 隱喻手法的使用。如在《綠衣》里,用“綠衣黃里”來隱喻尊卑倒置。綠色絲衣是女子製作的,隱喻這種反常的現象是女子造成的。
- 象征手法的運用。“夏日冬夜”象征敘事主人公期望日子早點過去,不要如夏日冬夜那麼漫長。

關於政事的詩篇
- 對於統治集團的某些行為特別是過分的榨取的抨擊。
- 對於統治集團的沒落的憂慮。
- “碩鼠”的隱喻:統治者的虛弱和貪婪。用人要躲開老鼠的反常現象表達對現實的憎惡。

《詩經》藝術特色:

  • 描寫具體,稍有抽象的表達
  • 敘事抒情上非常重視該事物和其他事物之間的聯繫,有時候甚至超過了對該事物本身的重視。詩人將自己對該事物的感受置於該事物本身之上。
  • 比喻手法的作用?

一、 作者認識到了直觀性的重要性。

二、用生動的描寫調動讀者想象力。

三、描寫的目的是向讀者傳達作者主觀的感受,而非對象的客觀情況。
 象征手法的運用
 假想和對比
 景色描寫的渲染
 雙聲疊韻、疊章的大量的運用。

歷史散文:

《尚書》與《春秋》:

  • 《尚書》最早稱《書》,漢代才改稱《尚書》,儒家遵旨為經,又稱《書經》。
  • 《尚書》中寫作最早的是《尚書》中的《盤寅》篇,最晚的是春秋時期的《周書·秦誓》由於漢語繁難加上書寫工具的局限,古人一般將口語濃縮后記錄成文,造成文、言的分離。因此從《尚書》的第一篇到最後一篇雖然表達能力上有進步,但是並沒有成功地將口語凝練成成熟的書面語。
  • 《春秋》言簡意賅,文從字順。雖然在表達上略勝於《尚書》,但是存在的問題還是和《尚書》是一樣的。

《左傳》:

  • 比《春秋》的大綱式的簡略記事更為具體。
  • 雖然是歷史著作,但是敘述較為豐滿,具體。
  • 《左傳》以簡要的文字,具體而清晰地勾勒了事情發展的過程。
  • 《左傳》中的外交辭令邏輯嚴密,表達有力。
  • 在《左傳》的記事當中,有時會引入具體、細緻的情節描寫,增添了文學色彩。
  • 但是保留了早期散文的痕跡,有地方會由於過分濃縮而費解。

《國語》:

  • 以記言為主。在大場面上比不上《左傳》但是在記言上非常豐富,更加重視細節,文學成分更多。
  • 幽默的對話
  • 兼具諷刺意味的對話
  • 善於渲染氣氛
  • 有時還是會因為過於濃縮而削弱了感染力,不利於理解。

《戰國策》:

  • 戰國時期遊說之士的著作。
  • 既有基於歷史事實的描述,也有誇張甚至虛構的成分。
  • 《戰國策》比《左傳》、《國語》更加注重寫人物。很注意人物話語的運用。
  • 還注重寫人物的情態和動作。
  • 在《戰國策》里出現新現象,用近一半的篇幅去寫中心事件的陪襯,讓整個過程變得生動。這種手法近于敘述文學故事的方式。
  • 《戰國策》善於運用誇張、排比。
  • 縱橫家使用寓言來說理,後來寓言獨立出來。

諸子散文:

《論語》:

  • 用語錄體攜程,往往是孤立的一兩句話,不是孔子的原話,而是孔子談話的綱要。
  • 把孔子的原文刪繁就簡壓縮為提綱式的語言的時候,能夠抓住最主要的觀點。
  • 雖然是綱要式的記錄,但是也會有談話過程中動作、神態的敘述。
  • 但是在處理長一點的記載時,前後的照應難以完整。

《墨子》:

  • 表達詳細,以論說文為主,注重邏輯,論述清晰,但是存在行文累贅的局限。

《孟子》:

  • 語錄體散文,記錄孟子言行的書,由孟子和他的弟子共同完成。
  • 和《論語》的綱要體記言不同,不僅具體地記錄了談話的過程,還有不少片段就某個中心展開論證,逐步深入,向獨立的論說文發展。和《墨子》相比,論述更為生動犀利有氣勢。
  • 《孟子》是先秦諸子散文文學成分較多的一篇,僅次於《莊子》。文學成分表現在敘事和抒情上。
  • 敘事:對談話雙方的記載和描述具體生動。
  • 抒情:使用排比造成氣勢,使用寓言來輔助說理。有一部分頗具情感。
  • 使用寓言說理,但是寫來從容不迫,還加以渲染。 莊周與《莊子》:
  • 《漢書·藝文志》記載《莊子》五十二篇,但是現存西晉郭象注本僅有三十三篇,《內篇》七篇為莊子本人所寫,《外篇》十五篇,《雜篇》十一篇,收錄莊周門人及後來道家的作品。
  • 從個體出發的思想:保全自己是第一要義。
  • 實現途徑:一是出家,二是在哲學上求索,獲得心靈的滿足和解脫。
  • 描繪恢弘的景象,和讀者進行情感的交流。文筆靈動多變。
  • 文體似斷而續——行文的跳躍。這是最能反映莊子散文特色的地方。莊子的散文雖然常用突兀而不符合通常所謂的規範之處,但是並不使人感到難以理解,反而有一種自由灑脫、變化多端的美感。

荀況與《荀子》:

  • 荀子的散文結構嚴謹而樸實。從文學成分上看要注意他的《賦篇》(包括“禮”、“知”、“云”、“蠶”、“箴”,后附佹詩)
  • 以賦作為標題,始于荀子。
  • 為啥說漢賦與《荀子·賦篇》相通?
  • 《賦篇》所寫都是具體的物,而漢賦里的體物賦也是對物的鋪陳。
  • 《賦篇》採用問答形式。漢大賦常常也採用問答體。
  • 《賦篇》後面會附有“佹詩”,而漢大賦也有篇末附詩的特點。
  • 《荀子》還有《成相》——一種歌謠體的作品。

韓非和《韓非子》:

  • 邏輯嚴密,圍繞中心,層層推進。最要重視其中隱含情感的作品。《孤墳》
  • 平淡中顯深沉,在分析客觀情況的時候不失犀利。
  • 使用矛盾尖銳的寓言進行說理。

屈原和楚辭:

  • 《楚辭》和楚文化
    • 《孟子》里的《孺子歌》歌詞雖然簡單但是已經打破了四言為主的格局,屈原的作品里也只有少數四言詩,而宋玉的則全非四言。同時句末的“兮”字語氣詞在楚辭也普遍出現。
    • 《詩經·周南》中的《漢廣》可以說是楚國詩歌的遠祖。
    • 楚國不僅有自己的特色,也已經受到了黃河流域文化的重大影響。這種黃河流域的文化影響使得屈原在思想上和黃河流域的文化存在著若干關聯,更使它們在藝術形式繼承楚文化的基礎上吸收了《詩經》的許多特點,並且加以發揮,成為長江流域文化吸收黃河流域文化的最早的突出典例。
  • 屈原的作品
    • 《招魂》:
      • 雖然未指明是誰的魂,但是大多數認為是招楚懷王之魂。
      • 前半部分的恐怖和後半部分的溫馨形成強烈的對比。——《詩經》傳統的影響,想象的豐富和描寫的細緻。
      • 結構嚴密。引子、主體、亂詞緊密銜接。
    • 《九歌》:
      • 屈原對楚國江南祭祀所用樂歌進行改制。據《離騷》說,夏代就有名為《九歌》的樂篇,屈原這裡是沿用古題。
      • 神鬼人之戀
    • 《少司命》下半部分用想象,深化人物感情:要他為下民忘了自己,像以前那樣生活。藉助主人公的想象來加強感情的方法在《詩經》里已經較為普遍地採用,但是想象的內容如此豐富和細緻是以前所沒有的。
    • 《山鬼》是寫山鬼對人的眷戀。作品中的女性主人公所追求的的不是一般意義上的愛情,而是生命的價值和寄託。把純屬於個人範疇的愛情對於生命的意義提到相當嘎的高度。這是對個人價值的重視。
  • 《山鬼》和《離騷》的相關性

    • 《山鬼》末句宣告她陷入了“離憂”,《離騷》的標題也就是“離憂”的意思。說明屈原在心理上已經落入了和山鬼類似的境地。
    • “留靈脩”作品中山鬼追求的目標是靈脩,而再《離騷》中屈原也稱楚王為靈脩,並且傾訴了他的忠誠。
    • 《山鬼》雖然所寫是男女之情,到那時《離騷》是以男女之情來象征君臣之間的關係的。
    • 因此,儘管《山鬼》的悲劇和《離騷》的悲劇性質不同,但是心裡感受上卻有相通之處。屈原寫作山鬼時融入了自己在政治生活中的感受和痛苦。
    • 打動讀者的仍然是對於愛情的描寫。
    • 《國殤》:一篇祭祀陣亡將士的歌曲。前半部分寫戰爭及將士陣亡的過程。第二部分寫對其剛強、勇武精神的讚頌。
  • 《詩經》在寫客觀事物的時候重在敘述,偶爾有渲染,又偏於表達作者的主觀感受。而《國殤》中第二部分既在客觀上描寫讚頌對象,又有詞句集中抒發作者的情感。這是我國文學形式的發展的一大進步。可以說是我國文學史上把人的內心活動,形貌和行為結合起來來描寫對象的精神世界的最早的一例。
  • 特色:在敘述方面的客觀描寫成分的加強;結構的趨於嚴密。
  • 《離騷》:
    • 主要用象征手法。情感的強烈、想象的豐富、象征手法的成功運用以及結構的宏偉。
    • 情感的強烈:
      • 強烈的自信和自尊:他深信自己可以把國家帶上一條光明的道路。
      • 對於生命的珍惜,不是貪生怕死,而是唯恐浪費生命。
      • 屈原所要求的是由其理想實現所獲得的“名”,為了修名,他決不能抑制和違背自己內心的要求。
    • 象征的手法

      • 帝閽不肯開門是象征的手法在實際生活中曾經發生過的過程,而啟行情節的象征則是屈原創作的未曾在現實中發生過的情景。
    • 豐富的想象:大量的自然現象和神話傳說
    • 結構嚴密
    • 《離騷》所獲得的巨大的藝術成就從根本上來看是出於他對自身的執著,因為對自身的執著,所以才會有如此熱烈的感情,並且在自身與現實發生激烈衝突的時候,用豐富的想象和象征來表達內心的波瀾。雖然屈原的執著于自身還是以奉獻于群體為前提的但是他主觀上是在為群體而奮鬥,但是還是顯示出對於個體的重視有所加強。
    • 《九章》和《天問》:
      • 《涉江》寫景進一步烘托了他的堅強不屈。
      • 《哀郢》最早寫道家破國亡的情景。
      • 《懷沙》屈原的絕筆。臨死之前的悲痛之情。
      • 《天問》懷疑精神、科學精神
  • 屈原在文學史上的地位:
    • 《詩經》的作品在抒情上是內斂的,特別是在寫及純屬個人的情感的時候一般都相當克制。而屈原的作品感情激烈豐富。儘管他的政治理想是為了群體但是在表示自己的反抗的時候他有往往只說自身。
    • 屈原繼承了《詩經》常用的象征、比喻、假想和對比的表達手法,有在此基礎上做了發展。在象征和想象上尤為突出。屈原在對客觀對象的描述以及對於文章的結構方面又有了新的發展。
    • 屈原的作品已經開始對生活中的美的事物開始進行較為集中的鋪敘。 屈原的作品的句式雖然源自楚國原來已經存在的民間歌曲,但是顯然已經發展得更加豐富多彩。不但形成了“騷體”,在後世繼續發揮作用,而且也影響于後來的“楚辭體”作品。

中古文學

中古文學概說:

  • 文學受限是從秦漢開始的,主要有兩個方面:政治的壓力、儒家思想的統治。
  • 但是中世文學從魏晉時期起卻有一個很大程度上放寬限制的時期,從而導致了文學的自覺。
  • 中古文學的新特點:
    • 《詩經》中“變風”、“變雅”那種從群體出發的批判精神消失,類似於屈原的抗爭的聲音聽不到了。這和秦漢時殘酷的政治有關。在漢代的文學中只有司馬遷的《史記》是堅持批判精神的,但是他某種意義上算是被拋出了社會軌道以外的人。
    • 對於文學的政治、道德功能有了基本同意的規範。儒家對《詩經》的闡釋成為了對文學的不可違背的規定。總的來說就是要求文學起到教化、諷諫和歌頌的作用,但是從事諷諫要“哀而不傷”,“止乎禮義”。
  • 在文學上的抒情功能受到上述嚴重的限制(不許發牢騷,不許對現實有所批判)的同時,使用統治集團的享樂需求。
  • 儘管文學的發展不得不受這種專制獨裁政體和思想統治的束縛,但是“個人總是從自己出發的”。

文学的成长——汉赋的发展

  • 赋分为抒情小赋和体物大赋两类。抒情小赋是继承屈原、宋玉的传统;体物大赋是汉代文学的创造。汉武帝之后,体物大赋就成为汉代文学的重心之一。主要的内容是描摹统治阶级物质生活的种种宏伟景观。但是这种体物赋和儒家的精神是相违背的,所以到了张衡的《二京赋》,汉代大赋就逐渐式微了。
  • 有漢代的體物大賦又孽生出一種敘事賦。《神烏賦》是我國民間的敘事文學的初祖。
  • 漢賦的貢獻:從漢賦開始,我國文學開始了對於美的有意識的追求(雖然還有不可避免的局限性)從而使我國文學的自發階段進到了自發向自覺過度的階段。

漢代另一大成就——文學散文的出現。

  • 漢代早期的散文如《過秦論》算不上是文學性的散文。文學散文是從東方朔的《答客難》開始的。雖然屬於“論”的一種,但是具有抒情性。
  • 漢代的敘事散文的成就更為輝煌。司馬遷《史記》
  • 漢代的詩歌——五言詩的興起和敘事詩的產生和發展
    • 《古詩十九首》
    • 敘事詩最早出現在樂府詩里。
  • 漢代雖然對於文學的性質還沒有明確的認識,甚至也沒有像後來那樣的文學的概念,但是已經把其文學性最強的兩個門類——詩、賦——看成是同樣性質的東西。在西漢後期的目錄書《七略》里,就把詩賦作為一個獨立的門類。

秦與西漢的辭賦

秦:略

西漢前期-中期的辭賦:

抒情辭賦:

  • 現存漢代最早的抒情賦是賈誼的《吊屈原賦》。雖然是哀悼屈原的作品但是也反映了自己失志的悲憤。既對屈原的遭遇表示了同情,也對當時現實的混沌感到憤慨。主題一致,但是感情沒有屈原那麼強,但是出現了重沓的比喻。以比興的手法來寫現實生活中的美醜倒置。開漢代大賦排比鋪陳的先聲。
  • 司馬相如《長門賦》的重大意義:第一、它是我國代言體的抒情作品的開端。代言體的文學作品在我國文學史上有很大的貢獻,唐詩中就有很多代婦女抒情的作品。比如李白的《長干行》《春思等》。第二,它是後來宮怨文學的開端。
  • 承認錯誤與儒家思想的深化: 賈誼的遭遇和屈原類似,但是他並沒有反映出類似於屈原的鬥爭精神,也沒有像宋玉那樣自憐。 《長門賦》女子自己承認錯誤,寫悲慘的遭遇是自己造成的。為了符合儒家的“君君臣臣”。
  • 《招隱士》使用的是象征的手法。特色在於將真實的感情和假想的景物結合。寫景時使用鋪陳,集中使用同一個偏旁的字。此篇意味著抒情小賦受到了大賦的影響。

《七發》與體物之賦:

“體物”的“物”既與“情”相對,又與“事”相區別,體物的作品雖然有時候也會涉及到事件,但是其重點不在敘述事件的過程,而在於誇張過程中的種種具體的景象。
- 《七發》枚乘 不屬於體物賦而是另外一種獨特的文體“七”
- 《七發》和體物大賦的相通點:
- 《七發》的主要特點是對客觀景象的誇張性的描寫和臨摹以烘托出一種宏偉的氣勢,由此引起美感。
- 《七發》所說的六件事在後來的體物大賦中也成為主要的體裁。
- 《七發》所說之事是虛構的,同時採用了問答體,後來的體物大賦也採用了虛構的主客問答體。
- 《七發》已經顯露出種精神的跡象。而再以後的體物大賦中則發展為在表面上重精神而否定物質的傾向。
- 《七發》吸收楚辭體成分和具有若干駢偶、押韻句式的特點,為以後的體物大賦進一步發展而成為一種特殊的問題拙了準備。
- 從源流看,《七發》鋪陳手法源於詩經,細膩的描繪和“兮”字句式源自楚辭。而對話和誇張的寫法則是受了《莊子》的影響。而作為后繼者的體物賦也是此類交叉影響下的產物。
- 體物大賦吸引讀者的是由大量的人力、無力、財力所構成的景象中所蘊含著的華麗、莊嚴、宏偉之類的美。而且為了構成這樣的美,有時候還要用幻想來補足。它跟先秦時期的文學作品或者是出實用目的,或者僅僅為了抒發自己的情感以得到心理上的平衡已經有了巨大的差別,因而成為我國文學從自發走向自覺的重要的過渡階段。
- 《上林賦》里有對作品中所顯示的美的批判,而《子虛賦》里就沒有。造成這種差別的緣由就在於漢武帝時期儒家思想已經統一于一尊。
- 這並不意味著對統治階級的奢侈生活不應該批判,而只是意味著對統治階級的奢侈生活的批判和體物大賦的美的創作本身就是矛盾對立的。從批判統治階級的奢侈生活出發本來就不該寫那樣的賦。

敘事賦:

  • 《神鳥賦》的特點:第一、多運用“人物”的話語;第二、此賦已經比較重視感情的描寫。除了用話語來表示外,還有直接的刻畫。

西漢後期的辭賦:

  • 楊雄《羽獵賦》 鋪陳誇張最厲害,模仿司馬相如。諷諫意識在司馬相如之上。鋪陳為輔,諷諫為主。楊雄認識到體物大賦在諷諫上是不會有什麼好的結果的。它們的實際作用是“勸百諷一”,“勸而不止”。因此他就停止了賦的寫作,轉向學術性的著述。他的兩部大著作《太玄》《法言》分別模仿《周易》和《論語》而作。在這兩篇著作中,他純粹是以一個純正的儒學家出現的。
  • 楊雄的這一轉變既反映了體物大賦和儒家思想的矛盾,同時也說明了體物大賦雖然是從漢武帝時代開始興盛起來的,但是漢武帝的罷黜百家的政策最終會導致這種體物大賦的式微。

西漢的散文與《史記》

西汉前期的散文

西汉前期的散文包括”上书“和政论文,这两类都不是文学性的散文。

上书

  • 上书之名始见于《文选》,《文选》所收的有邹阳《上书吴王》,《狱中上书自明》,枚乘《奏书谏吴王濞》。
  • 上书具有实用的目的,力图打动对方,作者往往夸耀自己以表示自己的志节,使得部分作品具有感情色彩和抒情意味。
  • 另一方面为了让对方接受自己的观点,还会表达对对方的关心。

政论文

  • 贾谊:
    • 《过秦论》:从文学的角度讲值得注意的在于它的铺陈和夸张
    • 《论治安策》(《陈政事疏》):完全是政治上的建议书,文学成分不如《过秦论》。
  • 晁错:
    • 文章比贾谊严谨,几乎没有文学性。
    • 《论贵粟疏》个别片段有感情色彩(对百姓痛苦生活的描写)

司马迁和西汉中期的散文

司马迁其人

  • 写作指导思想: 黄老思想。
    • 他的父亲在谈论六家要旨时,推重道家,贬抑儒家。他也认为黄老思想是能够把国家治理好的思想。
    • 黄老思想不但有强调清静无为的一面也有重视刑法(“顺流”)一面。司马迁对后者也没有忽略。
  • 和汉武帝的矛盾:
    • 清静无为的景象被汉武帝推行的政策破坏。但是他认为这不是汉武帝的个人责任,而是“物盛而衰,固其变也”,这是一种时代潮流。
    • 汉武帝与民争利,高度的中央集权,专制独裁,严刑酷法,草菅人命,用人全凭喜好。
    • 对儒家思想不否定,否定用儒礼来扼杀广大的情性,以满足皇帝欲望的礼。

《史记》的文学成就

  • 《史记》中不少篇章已经用文学的手段来塑造人物形象。通过具体生动的描写来构成,善用陪衬和铺垫
  • 这些作品里不仅作为传主的人物形象是文学形象,而且非传主的任务也有非常生动细致的描写。
    • 互见——把一个事件详略不同地记入两篇或多篇传记中。
  • 《史记》写人物时已经能调用多种文学手段,通过人物的形貌,神态,动作,话语,行动的场面、气氛、人物的相互关系等方面来写人物的特征。而且不但写他们在重要事件中的表现,也写他们的若干生活细节。
    • 考察《史记》人物话语时也要注意体会诗歌形式表达出的内心情感活动。
    • 话语中还要注意,有的是力图掩盖内心真实活动的对话。中国进一步揭示真实情况的直到《儒林外史》作者才会不揭示让读者体会,而《史记》中已经有了这样的萌芽。(高祖愿死)
    • 通过人物之间的关系来写人物
    • 抒情成分

《史记》在文学史上的地位和影响

地位
  • 从《史记》开始中国才有了散文的叙事文学。
  • 《史记》是最早为我国文学散文的发展开辟道路的作品。
影响
  • 《史记》开创了纪传体史书体裁,影响后世的传记文学。
  • 《史记》为以后的通俗说唱、小说、戏剧提供了丰富的素材,而且一直影响到现代文学。
  • 对后代的散文产生影响。

西汉中期的抒情文及其他

  • 西汉最早的抒情文是东方朔的《答客难》:
    • 以主客问答的形式展开,托古慰志(抒情性),疏而有辨。
    • 看似歌颂汉武帝,实质上是写了这样一种所谓的伟大的时代里士大夫的悲惨处境:独裁者的喜怒好恶决定他们的命运。
    • 在我国历史上,东方朔是第一个揭示这种独裁统治的可怕的作家。
  • 李陵《答苏武书》
    • 源于价值观的深刻的精神痛苦。个人反抗性。
  • 杨恽《报孙会宗书》
  • 王褒《僮约》

    一篇游戏文章,本身无多大的价值,但是却有重要的价值:
    1.意味着文学的虚构性和娱乐性的加强。
    2.意味着通俗文学受到了上层文人的关注。《僮约》文字通俗,引口语入文,具有通俗性的一面。

西汉后期的散文

儒家思想的加强让士大夫更为谨慎。班嗣《报桓潭书》锋芒毕露,魏晋思想的先驱。